霍尔金大师班讲座:采访嘉宾托尼·普卢默

2019 年 2 月 1 日 - 作者 :技术投机客

霍尔金大师班讲座:采访嘉宾托尼·普卢默

访者:Ron William, CMT, MSTA

嘉宾:Tony Plummer

译者:Bonnie

Alex

托尼·普卢默自1976年以来一直活跃在金融市场,主要集中在债券及外汇品种。他现在专注于经济策略和金融市场分析领域。
托尼是英国金融技术分析师协会的会员和汉布罗斯银行、汉布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菱形研究公司和舵手经济公司的前任董事。直到最近,他还是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经济系的访问教授。托尼著有三本著作,其一《预测金融市场》(1989-2010)是一本描述群众心理学对于经济行为和金融市场价格行为的影响,这本书已出至第六版。其二是《振动定律:威廉·D·江恩的启示》(2013),这本书描述的是原型学习模式在进化过程中的作用。这种模式在很久以前便存在。第三本是《生命周期假说》(2018),这是一本展示可预测的生命周期的存在如何影响个体的进化和集体行为的著作。

托尼拥有伦敦经济学院的经济硕士学位和肯特大学的荣誉经济学士学位。 他接受了为期四年的核心过程心理治疗培训,是一名合格的NLP从业者(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神经语言程序学,目前世界上最实用有效的一门心理行为科学——译者注)。

罗恩·威廉(以下简称“RW”):什么是“振动定律”?它在金融市场对于行为模式的启示是什么?(请参考您的三阶段学习模式)
托尼·普卢默(以下简称“TP”):振动定律主张三个方面,一是所有东西都是能量,二是这些能量可以被定义成振动,三是振动的模式不是随机的。在人类的层面,振动模式包含着学习。一个最初的信息冲击产生反应,需要被吸收,然后被应用。反应和吸收阶段组成了学习,一旦某种外部信号出现, 他们或多或少是完整的。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的当选标志着在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后集体学习的终结。
RW:为什么您会竭尽全力地认同威廉·江恩隐藏振动模式呢?
TP:现在我们已经很难去精确地了解为什么江恩先生隐藏振动模式。他在他的两本著作——《空中隧道》和《魔词》中均有提到。这种模式存在一段历史:我在圣马太福音中以先知约拿神迹的形式找到了。所以它是有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的宗教内涵的,甚至有可能追溯到更久之前。江恩先生很可能受到普遍的宗教习俗的限制,而这种习俗不接受人类服从于不受人类控制的力量。

RW:根据中心(生命周期)的振动模式,以下哪个更重要:转折点时机和高峰与低谷的振幅?
TP:最中心的脉搏不是机械模式,而是压力模式。它包含了一个三阶段的周期节奏,从而使周期末端低点的转折点可以被预测。然而内部周期高点的转折点是没有规律的。这包含了振幅。
RW:根据您的研究,周期并不符合正弦波。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TP:包含在进化节奏中的三个周期,每一个显示了一个周期内部的下降趋势。其中两个是明显的能量缺口(gap)。它们两个都是与突发的金融灾难关联的。然而,因为市场参与者对于未来变得太过于热情,第一个周期中断了进程。第二个周期终止了一个特别的时代的进程。换句话说,进化有着明显的轮廓。这个轮廓不包含正弦波。

“……进化有着明显的轮廓。

这个轮廓不包含正弦波。”

RW:为什么您认为主流的“群体思考”,例如在学术界和政策制定者中,倾向于一个具有机械性结果的,固定周期的世界?
TP:固定周期被偏好,是因为真实的周期特征还未被识别,而固定的周期有助于预测未来。这种预测事实上并不准确,意味着还有其他因素起作用。
RW:一个周期可以被新的改革或外生的冲击打断吗?
TP:最简单的答案是“是”。然而,改革/冲击必须对于集体的态度和行为有影响。在我看来,影响是积累的,所以打断并不是经常显而易见的。
RW:周期在多大程度上是决定论的?对周期的意识本身是否会改变周期的路径?
TP:合并至生命周期模式的周期并不是决定论的。它们指示了压力的方向,也就是变化的可能性。我猜想会有两种类型的周期:其一有关于进化(也就是生命周期),另外一个则与外部行星节奏有关。有时候两种类型同时发生,有时候又不。所以我们经常很难去说哪种周期的影响正在发生作用。我认为虽然周期的幅度可以被理解,但一个周期按照主要转折点被改变。

“合并至生命周期模式的周期并不是决定论的。它们指示了压力的方向,也就是变化的可能性。”

RW: 人类生命周期的关联是什么呢?它是如何影响您研究的性质的呢?
TP:可辨认的人类生命周期的观点是发展生命周期假说的中心。这个模式解释了在哪个时代变化会发生,它描述了从外部结构到内部进程的转换,并且它确认了中年变化是非常真实的存在。在人类生命中段的情感转变促进了从身体结构到内部进程的重新定向。人类的未来依赖于我们的能力去识别和适应这种转变。
RW:周期嵌套和择时影响对于您的分析有多重要?
TP:我确定它是十分重要的,但是我仍然在研究这些概念。因此,我还未有一个清晰的答案。然而,十分明显的是,每一个“冲击”会产生一套新的周期。因此,他们几乎是一定是共存的。我们可以用“分形(fractal)”这个概念来形容。
RW:您在周期里还结合了哪些更广泛的技术分析框架?它们是如何提升你的优势?
TP:在定义支撑和阻力水平方面,我是黄金比率(38.2:61.8)和倍率比(50:100)的超级粉丝。它们之间最大的区别是,黄金比率界定了修正走势和趋势走势的界限。而倍率比定义了中断的临界点。这些仍还未被广泛地理解(或者确切的使用),但是江恩先生指出了前进的路。
RW:看着市场,描述一下您说的“能量缺口”是什么意思?从2020年起,美国股市的风险情境是什么?
TP:能量缺口是趋势能量的消除。这个消除是为了进化的目的而发生的,并且很难用强制力去解释,像是政府干预或消费者心理变化。以美国股市来举例,它已经在某种形式的能量缺口里了,美联储一直在尝试抵消。因此才有的后特朗普“复苏”。然而,我猜想,当经济在2020年(允许有误差)进入了它自己的能量缺口,现实会变得明朗。届时货币政策和经济活动的不协调会显而易见。
RW:如何将能量间隙缺口情境转换成美国十年期国债?您怎么看待收益率尖峰假说(yield spike hypothesis)?通常由事件风险驱动,诸如流动性紧缩或违约。
TP:十年期国债价格已经发出了熊市阶段的信号,但是处于超卖状态,看起来短线要反弹。问题是时代末的能量缺口仍在前方。我猜想,这个缺口会发出通货膨胀再次抬头和信用违约的信号。

“我猜想,这个缺口会发出通货膨胀再次抬头和信用违约的信号。”

RW:黄金是否会继续成为一个可行的危机对冲?如果可行,您如何理解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黄金市场反常的平静?
TP:此刻,黄金最重要的区别是在通货紧缩和通货膨胀之间。生命周期模式表明,2008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是反通货膨胀的终结——也就是说,行为变成了明显的通货紧缩。当真实的通货膨胀变得明显,黄金会从回弹2011年高点下跌幅度的38.2%。这个情况还未出现,但我认为它会发生。
RW:那美元可能的命运将会如何,是死还是生?将会给环境带来进一步压力的美元崩盘的风险有多大?
TP:比起短期时机,生命周期模式更专注于长期视角。所以,当黄金趋势反弹发生的时候,很有可能是和美元暴跌相关的。大部分的大宗商品是以美元定价的,并且很多国际的借款是以美元完成的。因此,美元的弱势将会带来深远的连锁反应。这将是未来的一个大事件。
RW:美元近期升至数月的新高,并且运行在其10年趋势平均线附近。关于它接下来的走势展望,您的技术分析有什么建议呢?
TP:美元在一段时间里的走势是非常技术的,所以我目前短线看多。尤其是,美元在跌至2011年至2017年的上涨幅度的50%(倍率比)时止跌,并且反弹已超过自2017年1月的高点下跌幅度的38.2%(黄金比率)。关键是它当前正在被积极的基本面支撑。显然我比较担心当反弹结束时会发生什么。
RW:中央模式(central pattern)分析中国股市的应用(书中的图15-3)表明,一旦当前的调整阶段完成,中国股市将展开多年的反弹。 这是一个合理的解读吗?
TP:是的。全球的大轮回是从西到东。我长期以来一直主张,中国现在的经历与20世纪30年代遭受华尔街崩盘经济灾难之后的美国,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中国股市与中国的经济正在脱离它们旧的行事风格。
RW:您的创新生命周期描述了一个长期的社会经济转变,即从一个基于集体的系统变成基于个体的系统。这有意味着什么?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导致所谓民粹主义兴起的原因吗?
TP:新产品的创新周期是十分清晰的。它全面地从外部的结构转移到内部的进程。这意味着一个从社会到个体的转换,并且对经济和税收有影响。周期本身已经处于其对个体应用的最后阶段,这标志着下一个十年的后半场将不会有任何明显的新产品给我们。我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它暗示了我们态度和行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与此同时,我认为所谓的“民粹主义”的兴起正是这种变化的迹象。它本身不是终点,只是一个跳板,但它是非常重要的。

“所谓的“民粹主义”的兴起正是这种变化的迹象。它本身不是终点,只是一个跳板,但它是非常重要的。”

RW:为什么您觉得提高对这些周期性线路图的长期认识对我们很重要?尤其是对于新一代?
TP:路线图融合了进化的理念。所以我们必须意识到进化是有规律的、有目的的,不是随机的。近年来,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鼓励我们忽略进化。因此,人们普遍认为,我们是环境的受害者,而不是负责任和自力更生的个体,政府会照顾我们。简而言之,正在发生的转变是从基于群体信仰的行为到个人之间的合作。当政府不是万能的事实更加显而易见时,我们将接受我们正在进化的想法。这就是线路图。
RW:尽管美国股市的长期生命周期处于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能量缺口,标普仍继续上升。那么,这里就有分歧了。您会怎么解释这个情况?
TP:生命周期模式是“分形”,所以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我怀疑分歧本身就是一个更大的能量缺口的一部分,它是一个警告,警告说有些事情是严重错误的。然而,需要强调的是,这是数据中首次出现类似的情况。因此,与通货膨胀相联系的生命周期自1970年代开始运作可能是相关的。它已经表明,2000年至2009年期间,基于经济活动的通胀预期转向与货币挥霍相关的通胀预期。后者还不明显。然而,当美国股市生命周期因为商品价格而紧缩时,发生在2014年/2016年的股票市场动能峰值就很清晰了。所以,生命周期在动量指数上“起了作用”。

“当美国股市生命周期因为商品价格而紧缩时,发生在2014年/2016年的股票市场动能峰值就很清晰了。所以,生命周期在动量指数上“起了作用”。”

RW:鉴于脱欧和政府没有明显的多数,英国正处于一段非常不确定的时期。生命周期模式能为我们提供关于可能发生的事情的任何附加信息吗?TP:是的,可以,虽然一直会有限定条件。英国和西方世界的其他国家进入了一个主要的文化转换。具体的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标志着过渡周期的开始,这将把我们的知识信仰从1970年(粗略计算)起盛行的的那些思想中拉出来。与美国一样,英国《金融时报》所有股票指数正处于能量缺口的边缘。

但是,与美国不同的是,最近的上涨受到对英国脱欧本身担忧的限制。然而,与欧盟谈判的结果,以及通过议会达成任何协议的能力,几乎都是继变革正在发生这一想法之后出现的。

毕竟,英国脱欧是欧盟必须应付的一种更明显的反建制势力形式。有趣的是,英镑看起来很快就会开始一场大的反弹。然而,这只是2008年至2009年开始的危机的过渡周期的一部分。因此,反弹之后将是一次急剧的下跌。

本文转载公众号:FTAA(公众号ID:ftaaweixin)

技术分析中文网所有文章、策略和观点均为原创,任何个人和机构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亦不能将其用于商业用途。如果您希望将本网站的内容用于教育、学习等方面,请事先告知我们,并标明文章的作者和出处。技术投机客为本人笔名,本人所有文章都将首发于技术分析中文网。


TAGS: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